科技日报讯 (记者李山)近日,德国弗劳恩霍夫太阳能系统研究所(ISE)的科学家发布了2019年德国电力生产年度研究报告。可再生能源在实际供给到用户的净发电量中的份额,从2018年的40.6%增加到46%,首次超过化石燃料(40%)。

2019年,德国风力发电量约为127TWh,比2018年增长15.7%,首次成为德国最强劲的能源来源。截至2019年10月,德国陆上风电装机容量为53.1GW,海上风电装机容量为7.6GW。光伏系统向公共电网提供了大约46.5TWh的电能,比2018年增加了1.7%。水电贡献了19.2TWh的发电量,在可再生能源中的增幅最大,达到了21.2%。生物质能发电约为44TWh,略低于上一年的值。2019年德国可再生能源总的发电量约为237TWh,与2018年相比增长7%。

一流学科的建设一定是着眼未来的,一流学科的建设更需要一种精神的力量。从1937年冒着战火硝烟回到祖国、103岁高龄还牵挂着年轻人培养的杨槱院士,到深藏功名三十载、终生报国不言悔的黄旭华院士,从谭家华、何炎平到他们身后“拧成一股绳”的上海交大造船人,一以贯之的是永恒的海洋精神,一以贯之的是那份坚守和从容。

在上海交通大学,有一个编号“110”的教研室,这是学校编号第一的教研室。简单的数字背后,是多少艰难困苦、多少时代风云。

上海交通大学以服务国家战略为目标,以“船海工程与科学”一流学科群建设为契机,用“大海洋格局”规划学科发展。在保持明晰而富有特色的学术脉络和办学宗旨的基础上,逐步形成海洋工程技术与海洋科学交融的新学科格局,围绕国际前沿和国家重大需求,积极开展前瞻性、战略性、方向性的研究,培养具有基础理论素养、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的优秀船海人才。

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联盟成立,建立100亿创投基金

2013年,上海交大成立海洋研究院推动上海交大海洋科学学科建设;2018年,与国家海洋局二所共建海洋学院和极地深海技术研究院,开展极地与深海技术装备研发、试验和应用,大海洋学科群布局渐趋完善。在海南三亚崖州湾,建设深海重载作业装备海上试验场及陆上配套设施;在山东,建设海洋智能装备演进中心,推动实验室研究走向实海实测;集中力量打造“全链条、一体化”的集成攻关大平台,解决深海重载作业装备难点技术……

一位诗人写道:“我们的大船在上升。”筑梦深蓝,新的征途已然开启。

“2010年,我们研制的一款挖泥船首次在广西防城港挖掘岩石。当时65岁的谭家华老师坚持带领我们出海上船,现场考察挖掘岩石的工作状况和船舶设备的运行状况。”上海交通大学船舶与海洋工程设计研究所所长何炎平是谭家华的学生,主持设计了世界上最大的重型非自航绞吸挖泥船“新海旭”和“新海腾”。“对于我们来说,能取得目前的成绩,最重要的就是老师们的言传身教和集体团结的氛围。”他感慨道。

德国煤炭发电量锐减的原因,主要是政府出台气候保护政策和退煤政策,将二氧化碳排放权的平均价格从2018年的15.79欧元/吨升至24.80欧元/吨,导致排放较多的褐煤发电厂与天然气电厂相比不再具有竞争力,出现了从褐煤到天然气的“燃料转换”。此外,总体用电需求减少,也加剧了交易所的电价降低以及褐煤的市场状况恶化。

可以说丰台教育资源越来越均衡,师资力量也越来越强劲。随着中关村第三小学丰台学校的进驻,将极大丰富丰台的优质教育资源,为当地居民提供优质的教育配套资源,进而进一步推动丰台丽泽板块的整体发展。

“新海旭”的成功,标志着我国已经形成了大型绞吸挖泥船设计、制造和使用的完整技术体系,并形成了我国大型绞吸挖泥船总装建设和配套设备建造的完整产业链。

前海母基金执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资产管理公司总裁陈文正针对创业投资与高校科技成果产业化如何相辅相成,做了题为《创业投资与高校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演讲。在演讲中提到,创业投资是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资本来源,并提出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周期长、投入大、风险高以及科研经费有限,难以用于高耗资和高风险的成果转化等几大痛点。

得益于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增加和化石能源发电量的显著减少,德国2019年碳排放总量约为8.11亿吨,比上一年减少5000多万吨,较1990年减少约35%。德国向实现2020年碳减排目标(较1990年减少约40%)更近了一步。

未来,在国家政策和制度的支持下,随着科技成果云平台的成立,期待中国的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项目越来越多,有更多更有实力的新科技成果受到创投机构的青睐。

安徽通过“基地+基金+双创服务”业务模式,帮助创业项目融资融智。据安徽省投资集团全资子公司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钟琪介绍,该公司连续3年举办双创大赛,吸引1262个项目报名,其中海外项目353个,涉及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互联网、新能源和新材料等领域。

这一突破非一日之功。我国疏浚需求大,挖泥船曾长期依赖于进口。1969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制造系的谭家华,是我国海上大型绞吸疏浚装备自主研制的开拓者和倡导者。令他欣慰的是,上海交大船舶与海洋工程设计研究所与兄弟单位合作,用近20年时间赶上了别的国家100多年的发展之路,几代人用实干和智慧攻破了泥泵、绞刀头、定位钢桩、集成系统等一项项技术难关,让我国大型绞吸挖泥船的设计制造从跟跑到领跑,带动了整个制造产业的发展。

同时,陈文正指出创投机构对投资高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的关注点为以下几点,分别是科技成果转化潜力、成果权属与权益分配,团队愿景与能力,成果可持续性,公司治理结构以及成果估值。

当前,我国正处在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如何加快海洋科技创新步伐,实现海洋资源开发能力增量,培育壮大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

该平台是在教育部科技司、财务司的指导下,由中国高校创投研究院开发运营,包括WEB端(“科转云”)和手机APP(“成果头条”),是全国首个专注于服务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三链”融合的在线云服务平台。

“我们要做扶持高层次科技人才团队来皖创新创业的专业‘摆渡人’和最佳‘地接’。”钟琪说,截至目前,该公司共支持招引团队项目147个,引进国内外高层次人才1000余人,引进院士团队16个,累计拨付资金11.13亿元。

此外,工业富联采购长褚承庆带来主题为《富士康集团采购平台与科技转化应用》的演讲,深入浅出地分享了如何通过引进科技转化技术助力企业效能提升。

就是在这个教研室,交大的研究团队开发出“胜利二号”钻井平台、首艘大型双体客船“瑞昌号”等船品,研制出“天鲸号”“新海旭”等海上大型绞吸疏浚装备。就是从这个教研室,走出了我国首位造船界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今年103岁的上海市教育功臣杨槱,“辛一心船舶与海洋工程科技创新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谭家华,国内高校唯一的一位“船舶设计大师”何炎平以及他们身后的一批批人才。如今,它的名字叫上海交通大学船舶设计研究所。

1月10日,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领奖台上,群星闪耀,这是中国科技创新蓬勃力量的展现。上海交通大学作为第一完成单位,一口气捧回7项大奖,其中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项、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项、技术发明奖二等奖1项、科技进步奖二等奖3项。更有两个“最高奖”来自同一学科,格外引人注目——上海交通大学船舶与海洋工程学院主导的“海上大型绞吸疏浚装备的自主研发与产业化”项目,斩获特等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黄旭华院士,则是交大1949届造船系校友。

此外,钟廉还指出,美国风险投资发达,有力支持了高校毕业生创业,美国高校前十名校友基金的规模均超过百亿美元。虽然国内头部高校校友创办了一大批A股上市公司,但相对于美国来说,中国高校校友基金会规模就远远低于国外高校。

(本报记者 颜维琦 曹继军 任 鹏)

同时,在发布会上,首支子基金——星河硬科技创新基金正式成立,基金规模为20亿元人民币,主要投资于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项目,重点推进“科转云”平台上的高校重大科技成果实现转化。

此次落定的中关村第三小学丰台学校,位于丰台区西局村规划教育用地,将引入中关村第三小学先进的办学理念,汇聚一大批名师队伍,打造成为北京市最好的学校之一,为丰台教育、为丰台经济社会发展做贡献。

他幽默地调侃到:“中国高校校友基金把钱定期存在银行,除了奖学金发放外,也不敢轻易去尝试投资学生的高科技成果,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近年来,项目组共设计大型绞吸挖泥船60余艘,年挖泥能力超过10亿立方米,年产值超过百亿元人民币。这批大型绞吸挖泥船已成为我国疏浚行业的“主力军”,在“一带一路”港口建设、基础设施建设、航道疏浚等工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这里是最“硬核”造船系。“硬件够硬”是最直观的体现——拥有全球规模最大、功能齐全、世界一流的重大试验设施群体;拥有我国首座、世界最深的海洋深水试验池,是国际海洋工程界开发深海装备的首选试验设施;同时还拥有国内最宽、最深的多功能船模拖曳水池、风洞循环水槽、饱和潜水模拟舱等试验设施,形成了科学研究、试验验证、工程实施三位一体的完整教学科研试验技术体系。

钟琪表示,安徽还通过建设基金大厦,招引产业基金。截至目前,基金大厦已经引入股权投资基金71支,基金管理公司59家,基金累计投资项目386个,投资总额220亿元。(完)

他表示,美国名校毕业生创业氛围浓厚,中国高校相对较弱,但看好未来的发展趋势。2016年8月-2017年8月期间,斯坦福大学毕业生创办企业并筹集100万美元以上资金的初创企业数量195家,位居美国各大高校榜首。但作为国内顶尖高校的清华大学在2018就业报告中指出,2018年毕业生自主创业人数仅60人。

在何炎平看来,拧成一股绳把事情做好,是上海交大造船人最大的特点,也是“110号”教研室延续至今的传统。“我们所的每个人,这十几年的加班不计其数,寒暑假也几乎没有休息。我们不仅仅想完成任务,更想要做到最好,希望我们做的每一条船都有新的进步,能够推着我们自己不断往前走。”

2018年,“新海旭”号绞吸挖泥船起航开赴远海进行“一带一路”建设支持。它总长138.0米,总装机功率26100千瓦,标准疏浚能力6500立方米/小时,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非自航绞吸挖泥船。它也是上海交大船舶设计团队设计的第56艘大型绞吸挖泥船,实现了完全国产化——该船的核心设备挖掘系统、输送系统、定位系统和控制系统均实现国内设计、制造。

这是一个学科70余载走过的路,这是几代人心血结出的果实。一切的一切,为的是国家使命。

上海交通大学船舶与海洋工程系的建立可以追溯到1943年,抗日烽火中我国海上战力的不济,让一批有识之士下定决心在船舶研究制造上向着世界海上强国奋起直追。

同时,钟廉还通过一系列对比指出,国内高校基金会与国外高校基金会投资策略存在较大的差异。国外除了后期项目外,也会关注到早中期项目,而国内所有校友基金会中,将近80%的基金只存款不投资,少数有投资的基金会中,绝大多数投资低收益品种。

但随着国家、高校在政策和制度层面的不断改革,政府设立利于科技成果转化的引导基金,以及高度重视科技创业、自主可控要求带来的市场机会下,创业投资支持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正当其时。

1月18日,以“推动‘三链’对接,加速成果转化”为主题的2020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体系发布会在北京成功举行。此次发布会由教育部科技司、财务司指导,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联盟主办,中国高校创投研究院、国高成果创投承办,清科集团、前海母基金、东方富海、同创伟业、基石资本、星河资本协办。

创投机构对投资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项目的关注点

教育部财务司、科技司及科技部成果转化与区域创新司领导,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天津大学等二十余所双一流大学代表,万科、工业富联等二十余家上市公司代表,天风证券、中金资本、申万宏源等四十余家金融机构代表等200余人出席了发布会。

在此次发布会上,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云平台——“科转云”正式上线,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联盟正式组建,“首支”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创投基金——星河硬科技创新基金正式成立,另外还有五个高校科技成果项目现场进行了投资签约。

此外,此次发布会还在各领导嘉宾的共同见证下,成立了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联盟正式成立。

而另一方面,2019年德国的煤炭发电量大幅下降。其中褐煤的净发电量为102.2 TWh,比2018年下降了29.3TWh,下降幅度达22.3%。硬煤的净发电量为48.7TWh,比2018年下降了23.7TWh,下降幅度为32.8%。与此同时,2019年德国天然气发电厂的净发电量增加了21.4%,达到54.1TWh。加上少量的燃油发电,2019年德国化石燃料的净发电量为207TWh,首次低于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

在指出相关问题后,钟廉建议,为了促进高校高科技成果投资项目应做好以下几点要求:增设创业课程,培养企业家精神、优化课程设计、引导企业成立校友基金会并做好投资。同时,也希望通过此次科技成果云平台做好相关转化和链接,为高校成果和创投基金打通一条新的道路,培养职业经理人团队,加速科技成果的转化。

为支撑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云平台的长期运营,提供更多资金和资源支持,联盟将建立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创投基金,基金总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

在创业投资机构代表陈文正发言之后,东南大学技术转移公司总经理于文龙也对东南大学出台的技术转让办法加以说明。东南大学作为发明专利申请量、授权量较高的学校,也是十分重视高科技成果转化的问题。同时举例南京校友经济、校友经济产业园对科技成果进行投资孵化。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造船系成立之初,就瞄准我国海洋人才培养,助力国家海洋战略的发展,由此成为我国船舶与海洋工程教育和科研的发源地。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单一的造船系延伸发展为船舶与海洋工程系。我国第一艘万吨轮总设计师、第一艘航空母舰总设计师、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第一座超深水钻井平台总设计师都来自交大船海系。如今我国船舶制造与海洋工程行业的领军人物,大多有上海交大船海系的专业背景。用“半壁江山”来形容上海交大对行业的人才贡献,毫不为过。

在此次发布会中,作为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体系的核心,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云平台——“科转云”正式发布。

“高光时刻”的背后,是一所高校长期服务国家战略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深厚积淀,是一个有着光荣历史的传统学科在新时代的再出发。为了这一刻,几代造船人“板凳一坐十年冷”,完成一次次接力;为了这一刻,从大江大河到大洋大海,老中青三代人不懈奋斗,追逐同一个海洋强国梦。

与此同时,交大还依托国家深海技术试验大型科学仪器中心、上海潜水设备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等国家级标准化规范化机构,推进设备设施的标准化服务和开放共享。从全世界范围来看,这些高精尖的设备大多出现在国家级研究机构里,很难在高校看到。

中美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有差距

“硬核”更体现在教学与科研实力。20世纪80年代,上海交通大学的第一个博士点和第一个重点学科在船海系落户。近年来,上海交大船舶与海洋工程学科主持大量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取得深海平台、绞吸疏浚船舶设计、统一波浪理论、全海深无人潜水器等一批重大创新成果。在深海平台方面,助力海洋资源开发从浅海到深海的跨越;在绞吸疏浚船舶设计方面,创造了交大绞吸疏浚世家的辉煌篇章;在统一波浪理论方面,应用同伦分析方法于波浪分析中,为揭示海洋奥秘揭开了新的一页;挑战人类极限的11000米无人遥控潜水器取得阶段性重大成果。

在北京创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钟廉关于《中美高校基金与创业》的主题演讲中,钟廉指出了中美在高校成果转化之间的差距,还分享了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方向和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