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武汉1月24日电 (记者 梁婷)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后,海外华侨华人牵挂湖北,纷纷发起募集疫情防控物资的行动支援湖北。

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23日发布通告,当前急需用于疫情防控的物资,包括:医用设备、医疗设备、试剂、药品、防护设备、消洗设备、耗材(其中口罩需求量较大)等。

按照约定,需要在5日12时,完成设备调测并交付雷神山医院,但我们只用了5个小时完成所有交付工作,5日凌晨1时20分,撤离雷神山医院现场。

然而心情并不轻松。就在我们等待的过程中得知,一位武汉同事,家里有亲戚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但床位有限很可能无法及时就医。我赶紧给慌了神的同事出主意,在他所在社区的帮助下,亲戚得以顺利入院治疗。

被问到在疫情的第一波传播期间是否觉得存在瞒报时,郭威表示,当时老百姓和很多医生都对局面“过于乐观”。但是这种病毒在传代变异之后,他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增加,我们对他的提醒和宣传应该要做得更好一些。

“疫情爆发时,希望多理解医生”

这时候,我看到宝哥偷偷地在流眼泪,不知是因为他看见那些与自己生活在同一城市的生命得以救助而感动,还是我们自己参与建设的火神山医院让无数生命看见希望而自豪。我想,应该二者兼有吧。

挂了同事的电话,我想起了一起在火神山医院战斗的几位交付同事。接下来,他们随时有可能接到命令,进入重症患者已入住的火神山医院现场处理问题。惟愿他们在公司准备的防护服下,在我们所有人的牵挂中,能够顺利且健康归来。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同济医院的发热门诊病人很多。郭威介绍说,以前是两个医生两班倒,现在四、五个医生三班倒,还是忙不过来。“人数的爆发、人数的增加,肯定是疫情有所扩大。”

回家的路上,曾经尚在夜市喧嚣的武汉,如今寂静得有些可怕。沿途,昏黄的灯光下,为城市大街消毒的车辆缓缓前行。

完结火神山医院现场的工作后,我马上赶回家里,老婆病了几天,要赶紧回去看看。安顿好家里,简单吃了点儿东西,我赶紧开车,和同事朱波、黄宝一起前往金港收费站。宝哥从家里带上了已经开封的简易热干面,跟我说北京的同事太辛苦了,只能给他们带点儿这个了,等下次能进武汉的时候,咱们请人家吃最正宗的。

郭威说,看到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是医护人员的时候,“说不害怕那是假话,因为面对这样的病毒,大家都是本能地选择逃避。”

支援雷神山医院的奇安信员工正在机房安装调测设备

武汉雷神山医院完工在即。

“有时候当个出气筒,对患者有点帮助”

感染科是抗击疫情战斗的最前沿阵地。

通过努力,早日把这场疾病控制下来,让生活在武汉这座城市里面的父老乡亲,不受病痛折磨……带着这个简单的想法,医护人员拼搏在第一线。

设备从一辆车搬移到另一辆车,与北京的同事互道了一句保重后,两辆车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再出发。他们,沿着连夜15小时驶过的路,返回北京;我们,载着急需的设备,赶往雷神山医院指挥部。

“南澳湖北社团陆续筹集了一些口罩等物资,请问澳洲湖北社团有统一捐赠对接的医院或部门吗?”“我可以帮助对接。”这是近日澳洲湖北社团侨领的一段对话。

晚上8时,接到通知,我们可以进入机房了。

“但是作为同济医院的医护人员,我们有一种职业精神驱使着我们。面对这种疾病的时候,我们必须向前去战胜这个困难。”

但到晚上11点的时候,意外的事还是发生了。我们正在调测天眼,机房突然停电了,天眼无法正常运行。短暂的慌张等待后,供电恢复了,但天眼只能初始化、恢复出厂设备,从头再来了。魏雨露和黄宝安慰我们:“问题总有办法能够解决。”

澳大利亚华人集团董事局主席邝远平23日晚在朋友圈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现在有100箱口罩急需送去武汉市江岸区统战部义务捐赠,哪位朋友有货车资源?很快,有人看到消息后立即联系了他,表示愿意帮忙运送。

一般社团法人大阪华商会副会长谢宜芳代表大阪华商会,把第一批口罩带至日本《关西华文时报》社,借助媒体平台为武汉捐赠日本防护口罩。

雷神山医院位于武汉江夏区,由2019年第七届世界军运会军运村改造而成。自疫情发生后,这已经是我们今天第二次前往雷神山医院。2月4日凌晨2点,从火神山离开后连夜赶到了雷神山,与医院指挥部沟通制定信息化安全建设方案。时隔10小时,约下午3点,我们再次来到了这里。

“我们还要去面对病人,还要去为他们解除痛苦。虽然他们不理解,还可能威胁甚至谩骂(医护人员),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当个出气筒,也可能对患者有一点帮助。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去迎接他们的指责和各种状况,还是要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完。”

路上,宝哥看到一条新闻:2月4日早上9时,十辆救护车闪着应急灯,排成长龙,将重症患者接进了火神山医院。

在采访的最后,记者问医护人员在产生崩溃情绪的时候,该怎么去安慰。郭威说,大多数医护人员都有自我缓解和调节的机制,可能哭完情绪就发泄了。

郭威告诉记者,穿着好几层的防护服,戴着口罩、防护面屏,工作10分钟,就觉得胸口闷,像有块石头压着。医护人员在忍受苦和累的时候,希望大家能理解医院面临的困难。“以前没有这种(疫情)爆发的时候,大家(就诊过程)比较有秩序。但现在(疫情)发生了,我们当然也是有秩序的,只是说等待的时间要更长一些,需要大家理解我们医生在这个时候的困难。”

凌晨1时20分,奇安信员工交付后撤离雷神山医院。

雷神山医院的机房,是利用原来军运村万人大食堂改造的,无论空间还是电路,都要比火神山医院的条件好。而且,6位同事历经火神山医院的操作经验,更有信心能够顺利完成安全设备的安装与调测。

目前,日本侨团已通过侨领联盟联系湖北省慈善总会捐赠医用口罩11万个,德国湖北社团联合总会正在发起捐款活动,美国湖北商会第一批物资正在运往武汉。(完)

在来的路上,我们都还在担心,设备的交接可能要隔着整个收费站肩扛手提了,因为封城之后的武汉是不允许车辆进出的。但到了交接点,执勤的交警听到我们是为雷神山医院运送物资,二话不说便放行,甚至跑过来帮我们搬送设备。

但意外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因为捐赠雷神山医院的设备是连夜准备的,时间太过紧急,ddos设备授权没来得急弄,只能请北京后端的同事远程解决。这本在意料之中,我们早有对策方案。

在武汉金港收费站旁,奇安信北京同事连夜送抵的专业设备交给武汉同事

因此前沟通顺利,原本只允许大型卡车进入现场的规定,也破例让我们这辆载着专业设备的社会车辆进入。交接、入库、出库……设备顺利交接到雷神山医院指挥部,接下来就等进入机房安装操作了。

郭威表示,他们冲锋在前,并不是想成为什么英雄,成为让大家点赞的网红。“想法很简单,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知道这个病的危害性有多大。”

下午2点10分,一辆京牌的SUV出现在了武汉金港收费站。北京的同事,经过15小时的紧急运送,抵达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