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海底捞试点“请勿打扰”服务,网友:深得我心)

新京报讯 从等位时的小零食、美甲、帮忙照看宠物到就餐时的随时在线陪聊,甚至一个眼神都能被捕捉到,需求立马满足……海底捞的服务一直被认为是业内标杆。但如今,海底捞正在试图改变这一模式,在门店新增了“请勿打扰”服务,即消费者可以拒绝各种周到的服务,将“请勿打扰”的台卡放在显眼处,就仅有正常的上菜、清理空盘等基本服务。

真维斯没有做错什么,他们只是什么都没做。

那年改革开放,他们抓住了时代的红利,转型顺利。

也刚好是那一年,他们代工了一个澳洲的大品牌,叫做JeansWest。

短短3年间,真维斯在大陆扩张了500家店,成了那个时代最被人熟知的高端品牌之一。

等再过十几年,他们会意识到个人能力的局限,天天求命运爸爸不要搞自己了。

走投无路的杨勋咬着牙吃下了这个订单。

那时香港的制造业极其发达,承接了无数西方服装品牌的代工,做最苦最累的活,赚带汗带泪的铜板,辛苦但踏实。

那时每一个香港人的梦想就是自己开厂,自己给自己当老板,我命由我不由天。

说来简单,用自制的粗糙工具在在牛仔布上强行固定格子,便宜,效果还过得去。

首战告捷后,就是快速扩张。

但这和当年随时倒闭的揭不开锅相比,不算什么问题。

但也有消费者很纠结,虽然真的很需要“请勿打扰”,但转念一想,如果真的无服务,海底捞的优势在哪?事实上,服务确实是海底捞最大的特色,也是其区别于其他餐饮企业,能够发展到现在的法宝之一,如今,“海底捞式服务”已成为一种极致服务的代表,被餐饮业内和其他行业广泛学习。

1975年,年仅23岁的杨勋和他的哥哥杨钊,在香港成立了一家代工厂,叫旭日制衣。

花无百日红,人无百日好。

因为所有的订单本质上还是掌握在外贸商手里,品牌方根本意识不到他们的价值,甚至是存在。

虽然制衣厂的生意越来越红火,但聪明的杨氏兄弟很快意识到,只做下游生产,没有未来。

多年后,黄渤在电影里用一句戏谑的台词阐述过那个年代对于这些品牌的认知。

回到1990年,手持大把现金的旭日,决心进一步走向上游,运营属于自己的品牌。

真维斯,班尼路,以纯,森马,佐丹奴等等等等品牌,乘着时代的东风,消费者品牌意识的崛起,对当时的服装市场完成了降维打击,重塑了消费者的观念。

很多品牌出问题是花里胡哨的操作太多。

于是后面的那一年,订单雪花般飞了过来。

第一把火烧到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效果拔群。

年轻时相信狮子山精神。

于是,杨勋主抓生产,哥哥杨钊主打市场,不仅生产,更要吃下外贸订单。

有了这笔订单的合作,旭日算是打开了外贸商中的口碑。

甚至清华大学都有“真维斯”楼,虽然负面评价居多,但依然代表了品牌影响力。

不过后来互联网发展起来后,每一家互联网公司都号称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暴打经济规律。

如果说70年代的香港代表的是的闭着眼干都有希望的岁月,那么80年代的香港,则是在时代的波动中随波逐流。

但餐饮行业面临“三高一低”问题,在人工成本高企、消费者对上述服务产生免疫甚至抵触的情况下,海底捞推出“请勿打扰”服务也是“一举两得”,既顺应了消费者需求,又能降低部分人工成本。

随着大量的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消费者开始迅速分层。

旭日制衣厂只能靠吃一些别人不要的订单来艰难的生存,不赚钱,垫款,被外贸商吃拿卡要都是常态,但是只要能够带来现金流续命,他们什么都做。

1993年,真维斯进入中国大陆。

要在牛仔布上打出4英寸的格子,订单数量200打,当时香港无人肯接,倒不是做不到,而是这个工艺很麻烦,订单数又太少。

对于这项服务,多数网友表示“深得我心”。事实上,海底捞的服务素来以“变态”著称,服务员们个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贴心、有趣之外,也有消费者觉得服务过度,被打扰甚至有种压迫感,无法好好吃饭。因此,有网友在微博上建议海底捞设置一个“请勿打扰”的牌子,让自己享受吃饭时的清静。但目前从网友反馈来看,部分服务员还有点“不适应”,即使是“请勿打扰”期间,也会提供热情服务。

杨勋对真维斯的品牌进行了重塑,不再引领潮流,而是降价,主打基本款,做人人都能买得起的快时尚品牌。

那个年代,全球只有一个地方符合这些条件。

这是他们命运改变之路的开始。

高端用户从来和真维斯无缘。

工厂彻夜不停,第一桶金喷涌而出。

时代是变的,消费者也是变的,改变来临的时候,不会有人通知你。

所以要做的是,趁着有钱的时候,不惜一切往上游走,成为外贸服务商。

命运是很神奇的东西。

他们大肆扩张,工人数量翻了10倍,厂房面积翻了翻了不止10倍。

最后赢得了外贸商的信任,当然品牌方其实不知道他们是谁,来自美国的大牌不在乎工厂,他们只要结果。

什么都不做,在这个时代,也等于是错。

他们收购了JeansWest,翻译成真维斯,成立了真维斯国际(香港),杨勋负责。

那个时代的代表,是地产。

由于杨勋兄弟是从广东惠州去香港打拼,所以在当地没有人脉和社会关系,拿不到最有油水的订单。

对于推出上述服务,海底捞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不同顾客的个性化需求,部分门店尝试制作了一些展示个性化需求的标识牌,方便员工快速识别顾客的需要。根据海底捞的说法,目前仍在试点阶段,在部分门店尝试,还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不断优化。将不断鼓励门店和员工创新意识,为顾客提供更多个性化的服务。

谁也说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实,哪个才是魔幻。

纵观世界服装领域,这么做的品牌不少。

当时的香港代工圈,大家都知道了有一个小厂,敢接别人不敢接的单子,敢于咬牙上量,不计成本。

和千千万万的代工厂一样,他们专门为大品牌做服装代工,他们生产,贴别人的牌子,赚微薄的加工费。

这个模式叫做,有中间商赚差价,其实是符合经济规律的,因为交易本身就需要成本。

摆脱了二战阴影的人们,用消费来安慰自己的心,JeansWest在澳洲发展的很好,销量节节攀升。

大厂不想做,小厂吃不下,而且工期紧,费用低,做了就是赔本,这个订单就被剩着了。

杨氏兄弟总能力挽狂澜,或者说,总能赶上时代。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推崇极致服务的海底捞人工成本更高。截至2019年6月30日,海底捞的员工已达到88378名,其中大陆有约8.4万名,员工成本(包括薪金、工资、津贴和福利)一共是36.52亿元。从营收来看,2019年上半年,海底捞实现营收116.95亿元,但其员工成本同比增长了65.8%。从占比来看,2018年上半年,其员工成本占收入的比重为30%,2019年上半年则增至31.2%,海底捞解释为,是餐厅业务扩张以及员工薪资水平的提升。

文化人讲话就是不一样。

熬,往死里熬,只要熬不死,抓住一次机会就成了。

但真维斯是第一个在国内这么做的,时代的红利又来了。

这个让旭日续命的品牌会在25年后进入中国,然后被当年的旭日代工厂打的找不到北。

实际上,他们只是要打掉传统的中间商,自己取而代之而已。

西方市场客单价高,但是竞争更加激烈,真正的机会,在东方。

于是他们开始寻求新的代工方,更便宜的人力,更低的原材料成本,更快的生产速度,更高效的结算体系,来承载JeansWest在澳洲本土的扩张。

但最近,有消费者发现,海底捞开始提供“请勿打扰”台卡,就餐时如不希望服务员太“贴心”,可以将这本台卡放在桌上,海底捞就不会再为你准备“额外”惊喜。台卡还有多种选择,如“自己下菜”表明不需要服务员频繁帮忙下菜;“不需要细节服务”则是除正常上菜、清盘的基本服务之外,不希望被过多打扰。

那个年代的人普遍还习惯个体店和国营百货公司,没有品牌服装的概念。

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订单。

年龄大了只认灵符财神风水道长。

他们用了一个月,找到了一种非常土的方法来解决了生产问题。

每一个年轻人在没有被社会毒打的时候,都是这样看待命运的。

那几年,杨勋兄弟不完全是创业,只是在为自己的一条破产线和几十个兄弟的饭碗打工。

品牌,销售,贸易,生产他们要一把抓。

70年代的香港,是亚洲之光,空气中弥漫着希望和不服输的味道。

此外,海底捞还在借助科技降低人工成本。2018年,海底捞在北京推出一家智慧餐厅,尝试无人后厨和传菜机器人,机械手臂配菜、机器人传菜。

1996年,由于快速扩张,管理失控,市场竞争加剧,用户审美疲劳等原因,真维斯面临了销售的滑铁卢。

今年上半年,海底捞有3家门店推广了智慧机械臂,3家门店推广应用了智慧配锅机,179家门店应用了智慧传菜机器人。据餐饮老板内参消息,在海底捞用餐高峰期,传菜机器人能代替3-4个传菜员,每月成本只需要3000元左右,只有一名员工成本的一半。后厨使用机械臂配菜、出菜,可以完全替代人工,降低成本。

巅峰时期的真维斯,有超过2000家门店,营收在2012年达到了49.59亿港元,出现了一众真维斯的追随者。

普通中产沉迷平价基础款的优衣库,快时尚的HM与Zara,欧美风的GAP,GUESS;轻奢的zegna,Tommy Hilfiger;

1983年,价格开始下降,第二年信心到了谷底,此时旭日把自己手里滚烫的现金换成了大量的厂房,他们赌对了。

这段经历他很少提及,但创业的秘密就在这里。

当时香港的代工模式是,欧美国家的品牌先下单给外贸商,然后外贸商依据订单的情况,自己决定下单给哪个工厂。

前段时间,一篇《千万不要让海底捞知道你生日,太可怕了哈哈哈哈》的文章刷屏,细数了在海底捞过生日时得到的一系列暖心但令人尴尬的服务,包含声势浩大投屏、举LED灯牌、唱生日歌引发全场关注以及强行表演舞面等,甚至一度成为朋友间讨论的话题“恨他就去海底捞给他过生日”。同时,文章还搜集了网友在海底捞遇到的其他令人惊讶的服务,广大“社恐患者”表示吃不消。

70年代的繁华,给了香港地产前所未有的信心,但幻梦不可持续。

追逐个性化的年轻人去找各种各样的国潮以及个性品牌。

又因为旭日制衣厂成立不久,生产水平没有被验证过,所以他们也拿不到普通的走量订单。

新增“请勿打扰”服务

更魔幻的是7年后,他们又复现了这一步操作,拿到了6倍的收益,如果他们坚持老老实实投机,可能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

机会发生在70年代末。

那时候能穿一身真维斯出街,绝对是真正的潮人。

大量80后和90后,都曾是真维斯的拥趸。

他们买下的土地在10年间升值了接近10倍,然后完成了套现,那是1990年。

和后来消费者普遍认为认为的土酷不同,第一家真维斯店选在上海南京东路,主打高端,引导潮流。

那一年年尾实在没有活干,工厂即将倒闭,一个平日关系不错的朋友给到了一个非常恶心的订单。

由于涉及资金清算,外汇兑换,原料采购,工期协调等原因,外贸商显然是更合理的选择,因为工厂只会制造,不懂弯弯绕绕。

Categories: 德赢娱乐